,找到適合自己的鞋

突然病危的母親,蒼白的診斷書,還有慘慘的燈光。和醫生爭執的身影,眼中的淚光和期盼的表情,攜著窗外白白的月。母親急促的呼吸,心跳儀上趨近平坦的亮線,還有護士大聲的呼喊。

問道;“你爲什麽不跳傘?”淡淡的回答和淺淺的笑,“保護試驗樣機的責任。”

別再抱怨你的雙腳,還是去選取一雙適合自己的鞋吧!

一個男孩子出生在布拉格一個貧窮的猶太人家裏。他的性格十分內向、懦弱,沒有一點男子氣概,非常敏感多愁,老是覺得周圍環境都在對他産生壓迫和威脅。防範和躲災的想法在他心中可謂根深蒂固,不可救藥。

然後,還是湛藍的天空,一只手擰滅了發動機,另一只手擦去了頭上的汗。迫降的飛機緩緩而下,慌亂的人群中爆發展出種種聲響,最後,稍損的飛機、鮮花、掌聲……還有迎面走來的梁萬俊。

卡夫卡爲什麽會成功呢?因爲他找到了合適自己穿的鞋,他內向、懦弱、多愁善感的性格,正好適宜從事文學創作。在這個他爲自己營造的藝術王國中,在這個精神家園裏,他的懦弱、悲觀、消極等弱點,反倒使他對世界、生活、人生、命運有了更尖銳、敏感、深刻的認識。他以自己在生活中受到的壓抑、苦悶爲題材,開創了一個文學史上全新的藝術流派———意識流。他在作品中,把荒誕的世界、扭曲的觀念、變形的人格,解剖得更加淋漓盡致,從而給世界留下了《變形記》、《城堡》、《審判》等許多不朽的巨著。

因此,他感動了中國。

在父親那粗暴、嚴厲且又很自負的斯巴達克似的培養下,他的性格不但沒有變得剛烈勇敢,反而更加懦弱自卑,並從根本上喪失了自信心,致使生活中每一個細節、每一件小事,對他來說都是一個不大不小的災難。他在困惑痛苦中長大,他整天都在察言觀色。常獨自躲在角落處悄悄咀嚼受到傷害的痛苦,小心翼翼地猜度著又會有什麽樣的傷害落到他的身上。看到他的那個樣子,簡直就沒出息到了極點。

看來,懦弱、內向的他,確實是一場人生的悲劇,即使想要改變也改變不了。因爲他的父親做過努力,已毫無希望。